<code id='2b203'><strong id='2b203'></strong></code>

  • <dl id='2b203'></dl>
    <fieldset id='2b203'></fieldset>

      <span id='2b203'></span><i id='2b203'><div id='2b203'><ins id='2b203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tr id='2b203'><strong id='2b203'></strong><small id='2b203'></small><button id='2b203'></button><li id='2b203'><noscript id='2b203'><big id='2b203'></big><dt id='2b20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b203'><table id='2b203'><blockquote id='2b203'><tbody id='2b20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b203'></u><kbd id='2b203'><kbd id='2b203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acronym id='2b203'><em id='2b203'></em><td id='2b203'><div id='2b20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b203'><big id='2b203'><big id='2b203'></big><legend id='2b20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3. <ins id='2b203'></ins>

            <i id='2b203'></i>

            奇聞詭事之紅衣女鬼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  民間習俗中通常認為,死者身著紅衣,其冤難平,常化厲鬼,為禍一方。

              影視劇和文章中也有過類似橋段,尋死者換完一身紅衣,或在服藥,或立江邊,或手抓白綾之時,怨毒發誓:“我死後必做厲鬼,定要找你復仇!”

              我以前一直以為這隻是藝術加工,隻不過用來烘托劇中人物內心的痛苦,好延續接下來的劇情。但直到我身邊有人親身經歷之後,才徹底改觀。

              故事的主人公叫李善平(化名),是五伯最鐵的兄弟之一。李善平早年在傢種田,每天晚上跟五伯一起打漁,累死累活,勉強混個糊口。於是他索性把農田交給他父親,自己借瞭筆錢,跟妻子在市裡大學城附近開瞭個公話超市(那時候手機還沒普及),再後來又開手機營業廳,生意越做越好,很賺瞭點錢。

              李善平皮膚白皙,相貌堂堂,個子不高,人也單薄,但講話聲音卻很高,很響亮,每次看見我也很熱情,給我遞煙,兩人哈啦幾句。五伯說李善平心眼很好,但對別人一般並不大方,對他自己也是,非常節儉,賺瞭這麼多錢,依舊騎著輛好幾年前買的摩托車,但唯獨對五伯特別大方和仗義,這個我也知道,但與內容無關,也就不贅述瞭。

              那年我剛上大學,放暑假從武漢回來,進門之後發現父母都在上班,正撂下東西準備休息,五伯就樓上躥下來,看見我都沒來得及高興,拉著我就走:“走走走,陪我克醫院看看李善平!”

              鎮上的醫院離我們傢很近,步行十分鐘就到。路上我也簡單問瞭下,五伯說他也不清楚具體狀況,好像是騎車摔傷瞭,末瞭他又呵呵笑著補瞭一句,這傻逼怎麼這麼倒黴。

              兩人到醫院三樓之後挨個病房看,終於在最裡面那間,看到瞭額頭綁著紗佈,挽著一邊褲子,露出紅腫膝蓋,躺在床上唉聲嘆氣的他,他愛人在一旁削蘋果。兩口子見到我們進來,格外高興。尤其是李善平,立刻坐起身喊瞭聲:“五哥你來瞭啊!”

              五伯先是從兜裡掏錢放到他愛人手中:“弟妹子,我這才聽到消息就來瞭,也沒買東西,咧點錢就跟他買點水果吧。”他愛人不要,李善平也在病床上喊不要,這麼推搡半天,他愛人才不好意思收下。

              五伯又轉身故意嘲笑他:“你咧是麼樣搞成咧樣子的?騎摩托車摔滴?不是老吹牛逼說自己騎車技術好滴很麼?”

              李善平一聽這話頓時更加惆悵:“五哥你就不笑噠,我他媽咧是真背時!硬是碰到鬼噠!”

              “硬是碰到鬼”這話在我們這裡通常被用作一句感嘆,表示自己撞見麻煩事,或者遇見難纏的人,但很明顯李善平的意思沒這麼簡單。我和五伯都聽出話裡有話,連忙問他,他也不瞞著,靠著床頭慢慢跟我們說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原來前一天晚上十一點多,他突然想起來明天要用戶口本辦事,於是連夜騎著摩托車從市裡往鎮上的傢中趕。前面說過,從市裡到鎮上得半個多小時,等他騎到一半到達老火葬場和回民公墓那段時,時間將近十二點瞭。這時他遠遠發現有個穿著紅色緊身連衣裙,長發飄飄的女子,正慢條斯理的朝前走。

              李善平向我們解釋,在路燈下,他看得清清楚楚,那女的個子高挑,頭發烏黑,身材特別好,肯定是個美女(他妻子聽到這裡明顯有些不高興,提著水瓶出去瞭),於是他慢放車速,想從她身邊過去,想看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“荒郊野地,又是半夜,你覺得哪個美女會在路上走?”我忍不住插話道。

              李善平停下來回答我:“我當時哪想這麼多,隻覺得這麼晚趕路的多的是——我不也是。況且前面不遠就是個村子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五伯來瞭興趣,讓我別打斷,接著說。

             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,李善平也有點激動,終於,在車子貼著那女子身邊慢慢劃過時,他故作瀟灑的回頭看去,就是這一看,差點當時就把他從車上嚇掉下來!

              這哪裡是個什麼美女!那女的兩個眼眶巨大,可眼珠子不過小指尖大小,其它都是眼白,一張血盆大口裡長著滿口獠牙,臉上爛爛的感覺,像是被硫酸潑過。最恐怖的是,那女子見他在看自己,居然咧嘴笑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五伯常嘲笑李善平膽子小,打漁的時候恨不得摟著他,生怕離自己太遠。所以這情景幾乎當時就要把他嚇死,他一下將油門扭到底(他說當時幸好沒有想著把車停下來搭訕,不然現在恐怕都已經被嚇死瞭),拼命的朝前騎,再也不敢回頭。他從來沒騎這麼快過,而且一邊騎還一邊抖得跟篩糠似的。但他明顯沒有當初偷完骨灰的五伯聰明,五伯當時是一路都不回頭,可李善平一路風馳電掣騎到前面那個村子口時,就想回頭看那女鬼追來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可當他正要準備回頭時,卻先發覺自己腰間有異,他低頭一看居然是一對慘白的手,正環腰摟著他!他本能回頭去看,那紅衣女鬼居然就坐在自己後座上!還是咧著嘴在陰惻惻的笑。

              李善平“嗷”的一聲大叫,全身癱軟,雙手再也無力掌控摩托車。摩托車失去平衡,前輪一擺,猛然倒地,在地上磨得火花四濺,發出巨響。與此同時,瞬間就把他給甩出去七八米遠。

              摔出去的李善平先是一陣迷糊,不知自己身處何地,接著便是一陣劇痛從全身襲來,疼得他齜牙咧嘴的呻吟起來。不過很快他就顧不得疼痛,因為那女鬼就在七八米外,正如之前一樣慢條斯理的沖他走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剛剛摩托車發出的巨大聲音,讓街邊的居民有些早被驚醒,亮起燈來。李善平驚喜萬分,也沒覺得掉面子,一邊雙手撐地,用屁股往後挪,一邊高聲大喊:“救命啊!!救命啊!!”

              這兩嗓子果然有效果,很快就有人回應,開門聲開窗聲亂成一團,那女鬼也在此次突然消失,再也不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