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nu6kf'></i>
<ins id='nu6kf'></ins>
  • <tr id='nu6kf'><strong id='nu6kf'></strong><small id='nu6kf'></small><button id='nu6kf'></button><li id='nu6kf'><noscript id='nu6kf'><big id='nu6kf'></big><dt id='nu6k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u6kf'><table id='nu6kf'><blockquote id='nu6kf'><tbody id='nu6k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u6kf'></u><kbd id='nu6kf'><kbd id='nu6kf'></kbd></kbd>
  • <span id='nu6kf'></span>
      <acronym id='nu6kf'><em id='nu6kf'></em><td id='nu6kf'><div id='nu6k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u6kf'><big id='nu6kf'><big id='nu6kf'></big><legend id='nu6k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i id='nu6kf'><div id='nu6kf'><ins id='nu6kf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1. <dl id='nu6kf'></dl>

  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nu6kf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nu6kf'><strong id='nu6k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薑老太太的邪乎事兒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  張傢莊,一個地處偏僻的小山村,交通閉塞,全村子加起來不過百十來口人。就這麼一個不大點的地方出過的邪乎事兒可真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今天講一個薑老太太的故事,這個薑老太太就住在我傢前院,論著輩分我還得叫她表奶奶,這個老太太有點微胖,心腸很好很隨和,鄉裡鄉親的也都愛跟她嘮傢常。

              記得我上小學的時候,傍晚放學就會看到村子裡一幫小媳婦們圍著薑老太太嘰嘰喳喳的,這其中就包括我的老娘。一群婦女一邊摘著手裡的韭菜、豆角,一邊讓薑老太太講那些她經歷的邪乎事兒。

              薑老太太似乎有點本事,會給孩子們收魂。比如誰傢孩子嚇著瞭,高燒不退,昏睡不醒。抱到鎮上的衛生所裡,醫生們看不好的。傢裡人就會給抱到薑老太太傢,讓老太太給收收魂,第二天這孩子準保就好瞭。

              我小的時候,也讓老太太給收過魂,依稀還記得當時的過程。薑老太太先是洗手凈面,然後伸手在孩子的頭上撫摸著,同時嘴裡念念叨叨的,也不知道念的是什麼,大概10分鐘,收魂儀式就結束瞭。我後來問過,老太太說咒語不能告訴別人,告訴別人以後,她以後收魂就不靈瞭。

              今天說的不是薑老太太收魂的故事,而是薑老太太她自己撞鬼的真事。

              那是一個夏天,明月高懸,繁星閃爍。那個時候,村子裡還沒有路燈的,基本上夜間出行,都是靠著手電。更不用提什麼夜生活瞭,傢傢戶戶一到9點多,就都關燈睡覺瞭。

              大概也就是晚上10點多,我被前院的叫喊聲驚醒瞭。迷迷糊糊中,聽到薑老太太在聲嘶力竭的喊著。我爸爸媽媽也都被驚醒瞭。後來我爸爸告訴我,他的第一反應是認為前院來賊瞭。來不及多想,我爸爸穿好衣服,拿起院子裡的鐵鍬就奔著前院跑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我媽媽一邊摟著我,一邊著急的向窗外看著。沒過多大會功夫,我爸爸拿著鐵鍬又回來瞭。一進屋就說:“薑老太太怕是中邪瞭,不讓人靠近,誰也不認識瞭。”我媽媽露出一臉驚恐之色,我則好奇的問道:“什麼是中邪啊?”我爸爸也沒有回答我的話,隻是讓我們趕緊穿上衣服去前院,給增加點陽氣。那個年代,說實話,鄉親有難,都會幫一把的。不像現在似的,老死不相往來。

              等我和我爸媽進瞭前院的屋子,隻見前院已經來瞭不少人。多是年輕的大小夥子,也有幾個膽子大的婦女。我表爺爺一臉愁容的說道:“誰知道她得罪哪個死鬼瞭,出去上個廁所,回來就發瘋瞭。對我又咬又打的。”說完抬起來他被咬傷的手臂。

              我偷偷的看向薑老太太,這個時候的薑老太太可能是感覺到屋子裡人多,陽氣足。自己縮在炕上的墻角裡,嘴裡發出瘆人的聲音,一臉怒視的看著眾人。整個五官似乎扭曲著,不見瞭往日的那份笑呵呵的容貌。在薑老太太的背上,我仿佛還看到一個淡淡的白色影子,就那麼爬在薑老天太背上。

              一個膽子大的小夥子,走近炕邊問道:“怎麼地?三奶奶,這是出去受風瞭吧,凍壞瞭。來躺好瞭,蓋上被子,睡一覺就好瞭。”說完,伸手就要去拽炕上的被子,隻見那薑老太太猛地一撲,就把那小夥子撲倒在炕上,張嘴就咬在瞭小夥子的大腿上。

              眾人驚呼,幾個婦女愣是給嚇哭瞭。好幾個男的趕忙把小夥子硬生生的奪瞭回來。鮮血頓時就流瞭出來,疼的小夥子眼淚都出來瞭。也就是這一撲,我竟然看清楚瞭薑老太太背後的那個人影,竟然是村子裡前幾天死去的張老四,這個張老四無兒無女,一輩子孤苦伶仃。活著的時候跟薑老太太傢處的不錯,偶爾薑老太太傢做好飯,還請張老四過來一起吃,薑老太太說這是行善積德。

              我驚呼道:“是張老四,我看到他瞭,他在表奶奶背上。”這話一出,大傢頓時一愣,屋子裡的氣氛恐怖到瞭極點。原本在大傢誰都不確定的情況下,還可以用薑老太太發瘋這種借口來相互壯膽子。這一下聽到是張老四這個死鬼在屋裡,可想大傢此時的心態。

              而此時薑老太太的表情也明顯一愣,狐疑的看著我。一屋子人和一個鬼就這麼僵持著。經過剛才那一幕,沒有人敢動瞭,生怕薑老太太暴起傷人。

              片刻之後,薑老太太竟然哭瞭起來,一張口竟然是張老四的口音,那個神態,竟然真的和張老四活著時候一模一樣。隻見薑老太太哭著對我表爺爺說:“大哥,是我對不住您和嫂子啊,我也不想上嫂子的身,我不上身我進不來這個屋子,門口的兩位門神不讓我進屋啊。大哥,我苦啊,我活著的時候就一個人,我死瞭還是一個人,也沒人給我燒錢,也沒人給我燒衣服。我在下邊的日子不好過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聽完這話大傢都沉思瞭,這張老四也是可憐。無兒無女,死瞭之後村裡出錢給買瞭棺材埋的,什麼紙錢,紙人紙馬一律都沒有,這是在下邊過不下去瞭,來找人要錢來瞭。

              我表爺爺連忙說道:“大兄弟,是大哥我對不住你,我明天就給你燒錢,再給你燒幾個傭人,給你端茶倒水,伺候你。你看怎麼樣?”

              薑老太太說道:“大哥,我知道你是好人,嫂子也是好人。我活著的時候,就沒少幫襯我。我現在死瞭,還得麻煩大哥大嫂再送兄弟最後一程。”

              說完之後,薑老太太起身走到門外。隻見院子中突然打起瞭一陣旋風,朝著南墻卷去轉眼就不見瞭。而薑老太太則是身子一歪就倒在瞭旁人的懷裡。

              大約10分鐘,薑老太太醒瞭過來。向眾人說著這事,她出去上廁所,聽到大門外有人敲門。就走瞭過去,一開門看到張老四站在門口。驚呼道:“老四,你怎麼…”話還沒說完,就什麼都不知道瞭。

              好瞭,這個故事就講完瞭。我想再絮叨幾句。

              一是希望大傢過年的時候,都在門上貼個門神爺,這樣子自己的院子就是有神護佑的。一般的小鬼還就真的不敢進來。

              二是提醒大傢一下,每逢亡人的忌日,還是給先人燒些紙錢,也不用太多,但是一定要註意防火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