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w6wr5'><em id='w6wr5'></em><td id='w6wr5'><div id='w6wr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6wr5'><big id='w6wr5'><big id='w6wr5'></big><legend id='w6wr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1. <i id='w6wr5'></i>

        <dl id='w6wr5'></dl>
      1. <tr id='w6wr5'><strong id='w6wr5'></strong><small id='w6wr5'></small><button id='w6wr5'></button><li id='w6wr5'><noscript id='w6wr5'><big id='w6wr5'></big><dt id='w6wr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6wr5'><table id='w6wr5'><blockquote id='w6wr5'><tbody id='w6wr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6wr5'></u><kbd id='w6wr5'><kbd id='w6wr5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span id='w6wr5'></span>
        <ins id='w6wr5'></ins>
      3. <i id='w6wr5'><div id='w6wr5'><ins id='w6wr5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w6wr5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w6wr5'><strong id='w6wr5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對面使來的車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康兒前些日子失業瞭,女朋友幫他找瞭一份夜間的工作,是負責開貨車的,工資也不低。

            晚上值班的時候是兩個人輪班的,一般都是晚上的凌晨時分開到早上6點,他們就可以下班瞭。

            工作的時間並不長,但是在晚上開車的就得多費神,要打起十二分精神,有的時候他們開的路並不是很平坦,這時候就很考驗他們的開車技術瞭。

            有一次,康兒他們接到瞭公司要出的一批貨,必須趕在天亮之前把貨物送到,不能準時送到就得扣工資。

            康兒與另外一個老員工差點沒氣炸,這工資雖然說也不低,但是這老板也太摳門瞭吧!為瞭這麼一點錢,非要找這個理由來扣他們的工資,實在是缺德。

            不過兩個人還是把工作接下來瞭,其實要趕在六點之前上倒是可以的,那個老員工他認識一條路,去到目的地隻需要三個多小時的路程。

            也就是說,他們趕完第一批貨之後,沿著這老員工說的那條路一直走,在趕去這邊,是絕對可以在五點鐘到達目的地,這中間還省去瞭一個小時。

            康兒一聽,決定要開這條路,不過那個老員工倒是有所忌諱,因為他說的那條路,是環山公路,路程雖然縮短瞭,不過由於右邊全都是一些墳墓,所以一般的員工在接到這傢的單子,基本都是接白天的單,晚上的單一概是不接的。

            就因為那條路足夠一輛大卡車前行,然後幾乎是沒有多餘的空位可以讓其他的車子通過瞭,就算是人在邊上走也是很費力的,幾乎不可能。

            所以在來往那條路的技術要很好才行。

            不過,盡管是這樣,這一單的提成。還是非常吸引人的,冒著可能無法準點送去的貨物,頂著會被扣工資的風險,康兒跟老員工一咬牙,便接下來瞭。

            半夜,兩個人吃完飯便上路瞭。

            這車一邊開著,兩個人在車裡一邊聊著天。不得不說,康兒因為是新手,這開車的技術還是有待提高啊!

            一路上老員工一直指導著康兒應該怎麼開,怎麼開對車子才不會損傷太大。

            這一路開一路聊,時間很快就過去瞭,一眨眼就來到那一條滿是墳墓的山腳下。

            這路說來也真奇怪,前半段的路大概還有兩個車道那麼寬,可是當車子越往前開,這路的寬度,便開始越縮越小瞭,車開起來也特別的不方便,時時刻刻要註意車輪有沒有壓到馬路外面去。

            這車輪,一旦壓到馬路外面去,那車子可是隨時隨地會發生翻車的可能。

            眼看著車輪好幾次已經壓到瞭外面都被康兒給調整瞭回來。不過為瞭安全期間,中途他們還是換瞭一下座位。

            換瞭老司機開車,康兒終於可以好好的休息一番,他剛剛因為緊張,手裡都攥出汗來瞭。

            這時候開車的老員工王叔笑著拍拍他的肩膀說道:“小夥子,慢慢來,不著急,這車不是一日一朝就可以開的好的,以後大把時間可以開得好好鍛煉一番,啊!”

            康兒尷尬一笑,點頭應和,隨後也沒說什麼,把臉往窗外一轉,在車前燈的照耀下,這右邊全是墳墓啊!嚇得他連忙收回瞭視線,看向車子的前方。

            此時,康兒的耳邊好像想起瞭有喇叭的聲音,這聲音並不來自於他們的車子,如果是來源於他們的車子,康兒是絕對可以知道的。

            可是這聲音忽近忽遠的,好像在後方傳來的,又好像在前方傳來的,那聲音聽起來,就好像在四面八方都可以聽到一樣。

            康兒不安地把臉轉向王叔那邊,開口問道:“叔,你是不是有聽到什麼聲音啊?”

            “聲音?什麼聲音?”王叔認真地開著車問道。

            “就是有汽車的喇叭聲。”

            車廂內很安靜,王叔也沒有回答,氣氛顯得有些尷尬,康兒也不再說話瞭。

            過瞭好一會兒,王叔才回答道:“現在在這裡,不要亂說話,好好的看著前面,啊!叔開著車呢,你小子可別分散我的註意力。”

            康兒,識趣的閉上瞭嘴。

            這車一直駕駛在一條荒無人煙的山墳道上,這時候一直註視著車前方的康兒突然發現,在前方不遠的拐彎處,他好像看到瞭一縷強光,在拐彎處那裡亮起,那燈光的來源並不是自己坐著的車子,而是山上,好像還有另外一輛車子,正要往山下開去。

            這時候,康兒,看到確實有一輛車從拐彎處裡,拐瞭出來,車頭直直地對著他們的方向開過來。

            此時,康兒的頭皮一下子全都炸開瞭,天哪,那是一輛車子啊!眼看就要跟自己的車子撞上瞭。

            康兒嚇得的馬上閉上瞭眼睛,過瞭好一會瞭,他才敢睜開眼睛。

            結果一看,眼前啥都沒有,就隻有那一條被他們的車燈照的發亮的道路。

            康兒好像意識到什麼,馬上轉頭往後看,結果在自己車尾的不遠處,有一輛車子的車尾燈發著幽幽的綠光,然後十分緩慢的消失在瞭康兒的眼皮底下。

            康兒看瞭一眼開車的王叔,他神情自若的開著車,好像剛才那一輛車沖著自己的方向開過來他一點也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“王叔,剛,剛才你沒看到嗎?”此時,康兒覺得自己說起話來都有點發顫。

            “不要說話,好好看著前方,就快到啦!”

            王叔再一次提醒他,讓他不要說話,康兒就像受瞭委屈的小媳婦兒,心裡想著事,七上八下的。

            車開瞭,有好一會兒瞭,終於看到不遠的地方又有燈光亮起,不過啊,這次他們是已經出瞭剛才的山路十八彎瞭。

            看著馬路上,一些來來往往的貨車,一直開車不說話的王叔,頓時長長的呼出瞭一口氣。

            不過對比起剛才他緊張的神情,現在王叔臉上看來是輕松瞭不少。

            直到他們把貨物還沒超過5點半的時候送達目的地。再去,水果市場,買瞭一些柚子葉,沾瞭點水,在兩個人身上灑瞭灑。

            這時候王叔才開口說出瞭實情,其實,康兒他看到的情況王叔是全都看到的,他之所以不回答康兒的話,就是怕那些不幹凈的東西,會聽到人們看得到他。

            要是當時王叔回答瞭康兒,說自己也有看到的話,那這時候回來的就很有可能不是兩個活生生的人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