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pan id='rzeht'></span>

    <code id='rzeht'><strong id='rzeht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acronym id='rzeht'><em id='rzeht'></em><td id='rzeht'><div id='rzeh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zeht'><big id='rzeht'><big id='rzeht'></big><legend id='rzeh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fieldset id='rzeht'></fieldset>
        <dl id='rzeht'></dl>

      1. <tr id='rzeht'><strong id='rzeht'></strong><small id='rzeht'></small><button id='rzeht'></button><li id='rzeht'><noscript id='rzeht'><big id='rzeht'></big><dt id='rzeh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zeht'><table id='rzeht'><blockquote id='rzeht'><tbody id='rzeh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zeht'></u><kbd id='rzeht'><kbd id='rzeht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 id='rzeht'></i>
        <i id='rzeht'><div id='rzeht'><ins id='rzeht'></ins></div></i><ins id='rzeht'></ins>

            地下道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那天,我走進地下道隨即感到不對勁,外頭是三十七度的高溫,怎麼地下道裡這麼涼爽?

            “大概市長又浪費納稅人的錢,把冷氣裝到這兒來瞭吧?”我刻意讓這個不尋常的現象合理化。

            並沒有人和我一同走進地下道,也沒有人在我之前,之後也沒有。

            我沿著扶手緩緩步下階梯,踏到最後一階,便看見許多攤子沿線排開,仿佛一個市集。

            “改造城市還真的改到地下道來瞭啊?”

            我看著眼前的攤位,左手邊第一個是“變臉”、第二個是“還你真面目”;右手邊第一個是“眼珠專賣”、第三個是“人皮燈籠”……

            “哦,在地下道也能開美容攤嗎?”大概是化妝攤、隱形眼鏡攤,還有拉皮攤吧?

            我一一走近攤位,才發覺每個攤位的老板都低著頭,還用紗佈蒙著臉,連一聲招呼客人的吆喝也沒有。

            太安靜瞭。

            我緩緩走向地下道出口,刻意不去註意不時從左右傳來的“喀喀”、“嘎嘎”諸如此類的奇異響聲,又盡量讓自己不要太過緊張,以免讓人發覺我的不對勁。

            終於,我回到有著三十七度高溫的街道上。炎熱真好!

            “咦,剛剛那個凡人怎麼走進來的啊?”眼珠專賣攤的老板正幫一個女子換上一對晶瑩剔透的赤色眼珠。

            “我哪兒知道,何況他又不想換張臉。”變臉攤的老板一邊割下男子的臉皮,一邊說道。

            “今天生意忙得很,誰有空去招呼他。”人皮燈籠攤的老板正大手咻咻,把一副皮囊制成一副雕工精美的燈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