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yf352'><em id='yf352'></em><td id='yf352'><div id='yf35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f352'><big id='yf352'><big id='yf352'></big><legend id='yf35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i id='yf352'><div id='yf352'><ins id='yf352'></ins></div></i><fieldset id='yf352'></fieldset>
    1. <ins id='yf352'></ins>
    2. <tr id='yf352'><strong id='yf352'></strong><small id='yf352'></small><button id='yf352'></button><li id='yf352'><noscript id='yf352'><big id='yf352'></big><dt id='yf35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f352'><table id='yf352'><blockquote id='yf352'><tbody id='yf35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f352'></u><kbd id='yf352'><kbd id='yf352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yf352'><strong id='yf352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dl id='yf352'></dl>

      <i id='yf352'></i>

      <span id='yf352'></span>
        1. 狠多愛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初識

          長亭外,古道邊,芳草碧連天;晚風拂柳笛聲殘,夕陽山外山;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;一斛濁酒盡餘歡,今宵別夢寒……”

          搖滾版的《送別》在學校大禮堂裡回蕩,畢業生們紛紛哭瞭。盡管校長三令五申不準在畢業前夕撕書、砸熱水瓶、砸電視、從樓上扔電腦、打架、酗酒、濫交,但要離開生活瞭四年的學校和兄弟姐妹,除瞭書呆子,其他人都壓抑得不行。聽到這首校園新生組成的黑天鵝樂隊演奏得這麼帶勁,大傢都扯著嗓子揮著手熱淚盈眶,戀人們抱頭痛哭。雖然現在就要跟別人的老公或老婆分手瞭,但自己的老公或老婆還不知道在哪裡,能做一次少一次,快活一秒是一秒。

          臺上的主唱夏詩琳看著沸騰的場面,激動得想撒尿。這是樂隊第一次公開演出,一學期辛苦的排練總算有所回報,很開心,於是把身上的牛仔外套一把丟下臺。

          你們愛我嗎?我要很多很多愛!”

          許多男生瘋搶衣服。學校保安沉不住氣瞭。

          夏詩琳隻剩一條熱褲和黑色抹胸,胸雖然不是G奶卻也傲然,一手掌握的尺寸配上略悲傷略迷離的燈光,讓人想入非非;背後的紋身赫然,黑色的鳥兒驕傲飛翔;眼神裡滿是孤獨;肩胛骨顯得瘦弱。

          這個紋身對於夏詩琳的意義非同一般,那是為瞭紀念已經離開自己十年的母親。

          鼓手許才捷的眼睛裡閃過一絲本能的欲望,但瞬間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淡漠。

          張大強的貝斯還是沒有停,他喜歡這種氛圍,心裡開始盤算著下一場到隔壁學校演出的事情,不知道那邊的女生會不會上來索要簽名?給不給?索吻是不是也要給?要是索身怎麼辦?如果是自己喜歡的那種類型……

          再熱鬧的場景終歸要散去。經過瞭這樣一個大高潮,臺下的同學似乎有點兒疲軟,接下來的合唱和獨唱以及魔術節目,收獲的掌聲稀稀拉拉,讓演員們很尷尬。在詩朗誦這個環節的時候,竟然有人發噓。

          換好衣服到後臺,張大強和許才捷說一起出去宵夜。夏詩琳皺眉,示意讓他們小聲點兒,然後說:你們先去兵兵燒烤,我把節目看完就來。

          許才捷體貼地把自己的外套給夏詩琳披上,介於男生和男人之間的汗味撲面而來。兄弟們總是這麼貼心。張大強還丟瞭一包紙巾在自己身上,都是好男人啊。

          畫著桃紅色口紅的蜈蚣頭主持人上來說瞭一個很冷的笑話:遠處緩緩駛來一輛汽車,老太太瞅準時機,在汽車越來越近的一剎那,躺倒在地。剎車,司機下來瞭,他看瞭一眼躺在地上的老太太,詭異地笑瞭笑,湊到老太太耳邊說瞭一句話。老太太立刻站起來,連身上的土都來不及抖幹凈,就一溜煙跑瞭。同學們,大傢可能猜到瞭,司機對老太太說的是我是彈鋼琴的’……接下來請欣賞英文系徐紫欣同學的鋼琴演奏《天使的小夜曲》。

          夏詩琳覺得冷颼颼的,一團黑影從眼前掠過。

          幾乎沒有人鼓掌,除瞭坐在旁邊的那個男生。他拼命地拍著手,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不存在。

          夏詩琳被掌聲吸引住瞭。

          你女朋友啊?”

          男生側過身來點瞭點頭。

          《天使的小夜曲》,我的娘啊!胎教鋼琴曲,真會選歌。夏詩琳的黑色眼線有點兒被汗水融化。她帶著少許嘲諷自言自語地看著臺上那個長發披肩、白紗吊帶裙的宛如公主一樣的女生,說她像公主是因為她的頭上居然戴瞭一頂鑲鉆小皇冠。竟然是皇冠!

          你的《送別》也不錯,我也鼓掌瞭。男生長著一張親切的臉,五官是夏詩琳喜歡的那種,並不濃烈的眉毛,凸凸的鼻子,細長手指,身上的氣味讓人聯想起清新的小黃瓜。

          你們看起來很般配。夏詩琳把手機調成振動狀態。

          你是哪個系的?”

          數學系。

          怎麼稱呼你啊?”

          夏詩琳笑瞭笑:夏詩琳,嚇死您,哈哈……”

          這一笑把前排打瞌睡的兩個男生吵醒瞭,回頭詫異地看瞭看她。

          我叫李明哲。

          明哲保身?哪個系的?”

          徐紫欣的鋼琴曲彈完瞭。夏詩琳提醒說:你女朋友的鋼琴曲總算彈完瞭,我也走瞭。有空你來兵兵酒吧宵夜吧。

          徐紫欣氣鼓鼓地坐到李明哲旁邊的空位上,座位上熱熱的。

          夏詩琳這會兒已經開始跟張大強他們吹瓶子瞭,咕嘟咕嘟一口喝下去大半瓶冰凍啤酒,打著酒嗝,吹著牛說著笑話。煙霧繚繞中,夏詩琳覺得人生如此,就該享樂當下,管他明天在哪裡,於是吼著:妍姐,拿酒,一箱冰凍的。